□ 舒聖祥
   四川綿陽人民醫院的蘭越峰醫生,因拒絕過度醫療而被多次貶職,最後只能每天坐在走廊辦公。她說:“有人說我擋了他們的路。”“經常有人因小毛病到醫院,醫生和超聲科會配合出具顯示有重病的檢查結果。”“我不和他們同流合污。”——1月10日,當地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醫院。一個星期後,調查組發佈調查報告,稱未發現該院存在“醫療亂象”,該院醫療收入增長與過度醫療問題不具有密切關聯性。
   早在去年5月份,“走廊醫生”蘭越峰的事情就被媒體廣泛報道,當地相關部門一直未曾採取任何動作;如果沒有央視此番報道,“走廊醫生”大概已是名副其實的爛尾新聞。由此不難看出,當地成立聯合調查組,與其說是積極主動不如說是被逼無奈。基於被逼無奈的調查,得出什麼樣的調查結論其實都不稀奇,因為那本來就是應付輿論的形式過場。
   所以,在這份花一個星期時間做出的調查報告里,我們只看到了一個字“不”,兩個字“沒有”,三個字“未發現”,四個字“純屬謠言”。舉例而言,讓一個超聲科主任成為無所事事的“走廊醫生”,誰都看得見這是一種故意懲罰;神奇的調查組竟然“未發現蘭越峰因舉報和抵制過度醫療現象受到不公正處罰的情況”。試問,如果連這都不算“不公正處罰”,那該怎樣才叫“不公正處罰”呢?
   “對不符合安裝心臟臨時起搏器指標的患者安裝心臟臨時起搏器”、“B超檢查報告單內容與申請項目不符”、“超聲科配合婦科出具不實卵巢囊腫B超診斷報告書”、“採取過度檢查方式增加業務收入加重患者負擔”……蘭醫生反映的這些具體問題,調查報告用一句“未證實存在違反診療規範和醫療衛生行業相關規定的情況”就一筆帶過。嚴謹的調查報告可不該這樣寫,每個案例都至少應該寫幾頁,詳細介紹具體情況。
   更何況,由綿陽市涪城區政府牽頭的調查組,本身就獨立性嚴重不夠,15人是區紀委和相關部門官員,11人是本地醫療機構專家——前者既是老子管兒子,還不能給本地“抹黑”;後者則是過度醫療的既得利益者,恰是蘭越峰醫生不願“同流合污”的那批人。由這樣一個調查組來調查過度醫療,查出問題的可能性幾乎為零;因為,但凡查出問題,調查組裡的每個人都是利益受損者,要麼將被追問失職之責,要麼將被刨除既得利益。
   也許,蘭越峰醫生在調查組眼中,很像是美國政府眼中的斯諾登——不僅是泄密者,更是背叛者:在一個腐敗的染缸里,不同流合污就是一種罪過,將之抖給媒體更是罪上加罪。不配合搞過度醫療,其他人的獎金福利都會受影響,所以在她同事眼裡,蘭醫生因為反感過度醫療多次得罪醫院領導,“很單純”、“很幼稚”。殊不知,這才是我們社會最為需要的誠信與善良,當蘭醫生成為白衣天使里的大多數,過度醫療的染缸才能打破,醫患關係才能真正改善。  (原標題:“走廊醫生”是調查組眼中的斯諾登?)
創作者介紹

大樓清潔

jt37jtbo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